首页> 茶叶中国> 2017茶叶中国> 滚动新闻

景迈山柏联庄园"工匠精神"百年老店

发布时间: 2017-04-12 15:54:33 丨 来源: 中国网 丨 作者: 伍策 子夜 尤紫璇 丨 责任编辑: 潘泱


一个企业对一座山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一种新型的产业模式对一个区域的经济、文化会带来什么深远的影响?庄园经济如何改变中国传统农业模式?……

这些年来,柏联庄园在普洱茶产业所开创的集种植、生产、贮存、旅游体验、文化传承以及品牌运营为一体的庄园经济模式,逐渐打破了人们对茶产业的认识。

景迈山柏联庄园总经理杨军接受专访时谈到,“柏联庄园经济的模式,是从产业生态链的方式来实现对景迈山自然和文化的保护和传承,目前来看,这就是一种最佳的‘生产性保护’和‘活着的传承’,庄园制茶坊对传统工艺的传承就是师傅带徒弟的做法来的。”

从《中国国家地理》的茶区地图上可以看到,在澜沧江中下域与北回归线交汇处、东经100度,云雾缭绕在海拔1100米到1700米的山间;澜沧江和南朗河纵贯山谷;茶林与森林交错生长在一起。这里是景迈山柏联庄园的所在地,也是澜沧江流域普洱茶茶区原料品质最优的地方。

 

 

记者:柏联集团为何瞄准茶叶市场,开启庄园茶的探索之路?

杨军:丝绸、瓷器、茶叶,从某种意义上讲,三者皆是中国的五千年文明史的符号,继工业革命之后,日新月异已无法形容“世界之变”,丝绸、瓷器的制作技术早已不是传家之宝,许多国外技术甚至走在国内前沿。但唯有茶叶,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像中国这么广泛地热爱茶叶、种植茶叶,而随之衍生的茶文化、茶技术,却没有被以大规模生产为特性的工业时代所洗礼,到今天依然能占有一席之地,并被完整的保留传承。

“由于落后,景迈山千年万亩古茶得以被动地保护下来。在交通不便、基础设施环境极差的情况下柏联选择进入景迈山,一方面是出于对这座古茶山的信心,另一方面也希望籍于企业力量,从被动保护变为主动保护,让景迈山得到更加科学的保护和规划,让它的未来更加明朗。”

“帮助有五十年历史的国有企业惠民茶厂完成国有体制改革,实现主体的改变是第一步。然后确立保护的意识,为了达成政府、企业、村民统一的保护共识,我们邀请了中国环境保护形象大使敬一丹老师成为《景迈宣言》的代言人。十年前的保护宣言,至今仍是企业保护开发景迈山的行动宣言。”

2006年,柏联集团在收购国营惠民茶厂的时候,惠民茶厂的茶园面积有11000亩,可采面积达到6200亩,有23个生产队,800多户农民,人口3700多,茶叶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来源。

我们清楚地认识到景迈山的价值在于自然和人文,要处理好保护与开发之间的矛盾,选择什么样的开发模式很重要。同样作为饮品,法国葡萄酒庄园文化给了我们很好的启迪,从种植、生产、加工、贮存、品牌营销、旅游为一体的产业链,每一个环节都相互牵制的相互关联,最终保证了原产地生态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并且每个庄园就是一部法国红酒的文化史,庄园其实成为当地历史和文化的保护者和传承者。从另一方来看,庄园模式核心是在产业链方面做工作,拥有优质的原料基地以及与前沿市场对接的资源,而且从茶园到产品的整个产业链上全程实施欧盟有机标准,这在中国也是首家。

十年前,我们和集团聘请的国外规划顾问和爱玛士的设计团队考察了澜沧县、西盟县、孟连县,提出打造“普洱绿三角旅游圈”,以澜沧景迈山古茶园为核心、依托拉祜文化、西盟的佤族文化、孟连娜允土司傣文化的旅游圈,将茶产业与民族文化紧密结合做成一个产业圈。

“以庄园模式,做世界级的中国茶品牌,站在世界的视角去打造一种古老和传统的产业,这让我们既兴奋也很期待。”杨军如是表示。

 

 

记者:一个想要做长远的企业,如果没有工匠精神,它的路一定走不远,您如何定义属于自己的普洱庄园茶的“工匠精神”?

杨军:柏联庄园探索的是一条集约式、精品化、以保护成就价值的发展道路。庄园茶就是我们的“工匠精神”作品,这片茶基地上的每一片茶叶的有机种植,每一道程序的精细加工,还有庄园的经济模式都是对“工匠精神”最好的诠释。柏联集团在接手之初,很明确地恢复了第一车间茶园的生态环境,在1.1万亩茶园上,每隔十米会放养一篷茶树和种植与茶树相宜的植物,方圆百亩左右四周种植香樟树,形成物理的天然屏障,地土生植物的新陈代谢自然成为滋养的肥料,经过十年的“雨林再造工程”,维护了生物多样性的环境。国营农场时代的“寸头”茶园摇身一变,竟成了植物与动物、生物间相生相克的疏林有机茶园,构成新的生态圈。瑞士市场生态研究所(IMO)认证机构评定后,这1.1万亩的蔬林有机茶园从此拔地而起。

打稳根基是第一步,接下来就是茶叶的种植技术,庄园明令禁止农药、化肥,以此保证茶叶健康、生态、天然的品质。从2007年开始,我们统一使用有机农药、有机肥料,在现代规模化的农业生产中,最高维度地既保持产量又保持质量。到2012年获得欧盟机构的有机认证。

柏联庄园实行的是包产到户的体制,要求在我们的种植园上让每家每户都推行有机种植,其工程之浩大不难想象。有机农药、有机肥料由公司统一购买,免费发给茶农统一使用,且禁用除草剂。如果有病虫害,生产队上报公司,由有机茶项目建设中心确定针对措施,再喷洒生物农药。是年,柏联庄园就推行了IMO的有机认证。

柏联庄园茶代表的是景迈山的传统和秘方,是对古法经验的拾取和文化传承,是对茶产业的全程高品质把控,是对“工匠精神”的坚守,也是让我们庄园茶要成为普洱茶代表标准十年精耕细作的决心。

 

 

记者:庄园茶的概念并不是一个新事物,虽然柏联庄园茶是最早提出的,但现在市面上想要在顶级普洱茶占有一席之地的形形色色的茶商,都会为自己贴一张庄园茶的标签,景迈山柏联庄园的经济模式能否成为一个行业标准,您对庄园经济如何看待?

杨军:在决心要做柏联庄园的时候,我们的目标就非常明确,不是说攻城掠地赚够钱了,就“丢盔弃甲”拍拍屁股走人。我们做的是,要让庄园茶在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生产环节都可能是文化的一个符号,每个茶品都有故事可讲,被赋予内蕴丰富的人文情趣,从而代表中国古老茶叶种植技术的传承,形成中国顶级普洱茶的代表品牌。

庄园的根本是要让依附于土地上茶农有安全感归属感,是他们的家园和安居乐业的地方。我们不仅是做中国的高端庄园茶,向世界推广中国品牌,以庄园茶、庄园旅游带动景迈山的发展,把景迈山打造成所有茶农的幸福家园。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庄园经济模式。

记者:不是所有的茶都能叫做庄园茶?

杨军:2012年以来,部分茶企纷纷涉足“庄园经济”,连一个小老板盖了小厂房,建有餐饮、住宿、体验等接待设施也打出了庄园的旗号。什么是茶庄园,其需要符合何种软硬件条件才能算庄园?时代需要我们给出一个关于庄园标准的严谨答案。

“有主体、有基地、有加工、有品牌、有展示、有文化”,这是云南省政府关于庄园建设要求做到“六个有”,也是打造茶庄园的必要条件。

柏联认为制定行业标准四大关键词:原产地、自有、规模与标准

1、庄园首先是原产地的产物,这是庄园的灵魂。

2、其次要有自有基地。只有属于自己的东西才能深入打造,否则只会浅尝辄止,若不扎根经营,庄园经济也无从谈起。

3、要达到一定规模。庄园是一种集约经济,可形成规模效应,小打小闹做不成庄园。

4、要符合成体系的软硬件指标,达到标准的才能称为庄园。

茶叶是庄园茶的灵魂,全线高品质把控是柏联一直坚守的事情,茶庄园是在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基础上,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统一,拥有鲜明的原产地特征,符合庄园规范标准体系,自有茶园、工厂、销售体系与品牌,产业链涵盖一二三产业,以茶业为核心的多元化产业综合体。

刘湘云女士曾经说过,庄园是有时间厚度的,庄园茶要代表普洱茶的标准,要做百年老店品牌。十年,只是我们迈出的第一步,还有下一个十年。

相关阅读:景迈山柏联庄园的十年之路

位于澜沧县惠民乡的景迈山境内有上万亩种植在雨林中的千年古茶园,茶山是那么美,茶叶是那么好。1950年建国一周年时,当地的布朗族头人苏里亚就专门选择了景迈茶送给毛主席。2001年江泽民主席在亚太经合组织会议上送给各国首脑的礼品中也有景迈茶。美丽的景迈山成为柏联集团又一个圆梦的地方。

普洱茶要成为一个大的产业,要想成为世界饮料的高端,就要走普洱茶庄园之路。由于葡萄酒与普洱茶的生产,都注重产地、年份、拼配与文化含量。借鉴葡萄酒庄园的模式,打造世界第一个普洱茶庄园,意在将普洱茶与其擅长的旅游产业开发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将景迈山庄柏联庄园打造成普洱市的边三县——“普洱绿三角”的一个亮点。

今天的景迈山柏联庄园,拥有11000亩欧盟有机(IMO)认证和中国有机认证的疏林茶园,一个全程透明的制茶坊和三个初制厂,茶工3700余人,年产420~600吨普洱茶,精制产品100余个,已成为全球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普洱茶庄园。

景迈山柏联庄园的出现,给业界注入了新风尚,作为一种全新的、融合了一二三产业的经营模式,柏联的成功,为许许多多的茶企提供了可借鉴的经验。(伍策 子夜 尤紫璇)

客户端中查看
手机中查看

与主编对话